“走出去”风险叠加 企业亟需提高识别和化解能力

来源:苏州制造网2019/04/01编辑:苏州制造网责编浏览量:
  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正从“大写意”到“工笔画”,从“谋篇布局”到一步步“走深走实”。
 
  随着国际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高科技风险等诸多因素将呈现出愈加复杂的态势,甚至成为引发双边或者多边贸易争端的重要因素。因此,防范多重风险,将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
 
  要围绕风险识别、安保护航、纠纷化解、商机对接等帮助中国企业走得出、走得稳、走得远、走得赢,在“一带一路”合作中开辟互利共赢的前景,实现海外投资创业的高质量发展。
 
  当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杨锐在主持发布会开场白时说,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可以预知和不可预知的风险,有人心中很有数或者很没数”的时候,会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与会者开始面面相觑。3月21日,2019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并正式发布了以中国视角呈现的“2019全球风险”版图,为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提供了随身的风险路书。
 
  江泰国际合作联盟和江泰全球救援联盟主席沈开涛表示,举办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其主旨是以风险识别、安保护航、纠纷化解、商机对接为主题,助力中国企业走得出、走得稳、走得远、走得赢,在“一带一路”合作中开辟互利共赢的前景,实现海外投资创业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工业报记者在发布会现场了解到,目前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正从“大写意”到“工笔画”,从“谋篇布局”到一步步“走深走实”。
 
  “走出去”风险加大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全球化发展和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中国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全球化的经济和市场。而“一带一路”倡议顺应了中国对外开放的结构性改革,给中国企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为更多中国企业走出、走向世界提供了好的机遇。但随着国际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高科技风险等诸多因素将呈现出愈加复杂的态势,甚至成为引发双边或者多边贸易争端的重要因素。因此,防范多重风险,将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
 

 
  根据“2019全球风险”版图,亚洲国别风险整体稳中有降,但复杂地缘政治所引发的风险需审慎应对,其中西亚仍维持整体较高的风险水平,中亚五国风险略有改善。但是,作为发展中的新兴市场,亚洲主要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速较高,同时债务水平在增加。受全球金融环境影响,部分国家的债务风险会进一步增大,相应的经济风险将会增大。
 
  由于受欧洲议会选举不确定性影响,2019年欧洲部分国家综合风险较2018年有所增加。目前,欧美分歧日益凸现,受英国脱欧和内部成员国各自为政的影响,欧洲一体化进程受阻。欧洲经济目前存在下行风险,一旦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欧洲主要经济体将受到严重冲击,债务危机可能引发欧元危机,而贸易保护主义将加剧其经济风险。
 
  与此同时,大部分非洲国家的政治环境有所改善,高企的政治风险正在逐渐好转,只是过程较长。此外,由于非洲各国的经济发展差别很大,而且受国内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影响较大,经济风险仍然很高。
 
  美洲特别是北美政治风险显著增高,美国政策对美国乃至全球政治经济风险的负面影响日趋明显,加拿大及拉美地区的政治风险尤其受到美国的影响而加大。随着单边主义政策对世界经济影响日趋加深,周期性金融危机不可避免,逆全球化的贸易“拉锯战”将在全球危机中进入高潮,本地区其他国家则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大洋洲区域地理分布与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经济较强,其余国家存在经济基础较为薄弱、卫生条件较差、社会治安不稳等不同方面的问题。
 
  风险识别和化解能力亟待提升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风云变幻正深刻影响着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沈开涛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中国大力提倡进一步全球化,加快自身开放的步伐。“一带一路”倡议引领效益持续释放,与沿线国家经贸往来日益深入,互利共盈的模式深入人心。同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面临的各种风险明显增多,尤其是逆全球化思潮、中美贸易摩擦、科技竞争的政治化等非传统风险高度叠加,考验着中国政府、中国企业的风险识别、处置和管控风险的能力。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会长胡卫平表示,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连续举办5年,对增强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中国公民出境过程中的风险意识,提高风险识别和风险化解能力都做出了独特贡献。刚刚获得高票通过的《外商投资法》是我国外商投资领域的*部基础性法律,并将从2020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传递出中国积极与世界各国携手发展的真诚愿望。
 
  实际上,过去的5年中国“一带一路”快速发展,并由泼墨“大写意”向精雕细琢“工笔画”转化。中国公民出境以每年10%以上的增速达到2018年的1.5亿人次,同时风险识别、安保护航、纠纷化解等课题亟待深入研究和解决,各种走出去投资失利、受挫、受阻的事件不绝于耳,2018年领事保护案件已超过8万件,增长幅度近20%。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内外融通的战略,解决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首先要看中国出台哪些政策,并通过哪些政策来解决风险。
 
  2019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发布的《2019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风险指引》,给出了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风险十条指引:
 
  一是充分认识当今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变化对东道国投资环境和具体投资项目的深刻影响,切实做好风险识别和风险评估。
 
  二是优先选择与中国签订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的国家,优先选择中国海外合作经贸区及其他优质境外园区,优先选择“产业链”或“产业集群”出海的落地策略。
 
  三是重视投资目的地国家的法律、财税、融资、用工政策,借力第三方对外投资服务平台,优选本地尽职调查、财税安排、融资与用工策略、原产地证明等关键服务。
 
  四是围绕投资决策开展实地、实景化商务考察,充实项目可行性研究内容,极大限度地防范投资决策风险。
 
  五是充分利用居民纳税地位和区域性关税优惠,适时做好税收筹划和财务平台建设。
 
  六是依托具有全球网络的保险服务机构,合理、合法、合规地将企业风险管理和财产、人员、责任等保险服务从国内延伸到投资目的地国家。
 
  七是秉持“长期、多赢”的思维,主动实施融入的“本土化”策略,妥善引导舆论化解社区风险,履行社会责任。
标签:苏州制造网